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最新新闻 > 正文内容

六登孟良崮(图)

作者:admin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21-11-24

  在梨花盛开的季节,我又一次登上了家乡的名山孟良崮。前年写过《四登孟良崮》,又登过一次,这是六登。一起登山的有县史志办负责人郑国华和孟良崮国家森林旅游开发公司总经理王振玉等。我们的车,直开到3个主峰之间的和平广场。新世纪以来,家乡为开展红色旅游,新建的盘山路比蒙阴那边更长、更崎岖。我说:“这个广场建得好,可以看到山的全貌,西南的大崮顶,东南的芦山头,正东的雕窝楼子,正北的孟良崮。”当年孟良崮战役,最早的说法是在芦山、孟良崮地区。

  可能因为芦山有重名,就只采用了孟良崮一地,这使孟良崮有了广义,是包括主峰之一孟良崮在内的一座大山。我建议:“可以立两个大牌子,一个介绍整个战役,一个附上战役形势图,大家来了,又看又读,对事情知道得会更清楚。”王振玉说:“在芦山头东南蝙蝠洞——74师指挥部所在地,已经立上了。”我说:“两下里都立,更好。大崮顶,是5月16日上午11点拿下,芦山头在下午两点半到3点拿下,战斗的最后一段是在这里打的。下午4点结束战斗时,发现还有七千人藏在山洼里,又补了一次围歼。5点半狂风骤雨,雨过天晴,我们撤下山……”

  “一件事情的重大意义,往往时间越是久远,越是明显地显示出来。”这是1977年,我第一次写散文《巍巍孟良崮》中的一句。那次,我做了大量采访,看了华野指挥部所在地沂水王庄东南大山下的白马崖,访问了那里乡亲中的一些老人,又去上海采访了华野一些老同志,包括陈毅元帅的秘书汪晓云,采访了几位民兵英雄和一些有关的村庄。文章的这一句感语,是一个久久的思考。想不到,后来的4篇散文中,也都有类似的感语。1947年,我最初的两首诗,写的是“打弯”了蒋介石的“嗖嗖一支箭”,是“千里掏心斩蛇头”。一条蛇,被斩了头,那蛇还再有什么本事?那是一个15岁的孩子,对发生在家乡这场战役的形象描写。此次,我对专门研究革命历史的郑国华说:“对重点进攻那一支箭,是打弯了,还是打断了?”郑国华说:“应该说,是打断了。它那样的一支箭,那样的箭头,再也没有了。内战的头8个月,我们消灭了敌人71万,算来一年可以消灭一百万,4年就可以把它的四百万消灭干净。所以,毛主席说,3至5年,可以打败蒋介石。敌人全面进攻失败后,改为重点进攻,一翼陕北,一翼山东沂蒙山,这一翼是重中之重,占敌重点进攻力量的百分之六十六,24个整编师、60个旅、45万人,有17个师、25万人,排成一线万作后备与守备。那阵势是空前的。目的是寻找我华野主力决战,打垮我华野。”我说:“简直如蝗虫飞来,遮天蔽日。”国华说:“在一字长蛇阵中,有五大主力的三个,74师是五大主力之首,以它为骨干,向我搞中央突破,我们便来了个反中央突破,揪住74师,把它吃掉。开始,为了抻开这长蛇阵,我们打掉了泰安杨文泉的72师,杨文泉喊破了喉咙求援,未被理睬;我们又想抠出胡琏的11师打,敌人立即缩在一起;再想打东路第7军与48师,敌人仍回缩。74师攻到蒙阴的坦埠,也是看事不好,掉头回窜,当发现被我6纵堵住了后路,才上的孟良崮。孟良崮这个地点,是敌人选择的。我们硬揪住了它,打它就是打蛇头。一步好棋,常常也是一步险棋。粟裕说,打好了,战局扭转,打不好,那将是我华野全军覆没。我们10个纵队,约二十七八万人,全力以赴,4个纵队和一个特纵打阻击,5个纵队打主攻,其中,1、8纵又各有一半打阻击,实际上是6个纵队打阻击。孟良崮战役的胜利,敌人企图打垮我华野的梦想被粉碎,华东战局扭转,全国战局也随着扭转。继而有了不久开始的刘邓大军挺进大别山,揭开了全国战略反攻的序幕。”我说:“也就是说,这一战役的胜利,对缩短解放战争的进程有一份贡献。毛主席设想的1950年才出现的形势,1949年就出现了,所以提前在1949年9月着手建立新中国。”国华说:“1947年5月22日,新华社时评说,这次战役对蒋介石有三个打击,第一,打击了蒋介石最强大的和几乎唯一的进攻方向;第二,打击了蒋介石最精锐的部队;第三,这个打击出现于解放区全面反攻的前夜。最近,台湾的老兵有人回忆说,他们在孟良崮的失败,是军走向衰亡的开始。打仗如同下棋,并不是把对方所有棋子都吃光了,才算赢。有时,一个棋子,就定了局。孟良崮战役后,虽说蒋介石并没有收起他的进攻计划,可是,战局已经变了,他们在孟良崮战役前的势头,再也没有了。第二次进攻沂蒙山,是从西往东,9个师,由冈村宁次当顾问,采取并进不如重叠,分进不如合进,三四个师挤成一个方阵,这个办法,除了避免被消灭,只有更严重地摧残百姓,在战略上,并没有什么意义。我们照样根据指示,进行分兵,留一部分内线作战,大部外线出击。”我说:“据知,粟裕对分兵一直有保留看法。开始也是不主张分兵的。我想,若不分兵,集中力量,继续在山东境内打几个好仗,山东情况会是另一种样子。比如,9、10月间,敌人又组织6个师进攻胶东,可能不一定会有。此事,看来只能从解放区整个大局去理解。”国华说:“是的,甘蔗不会两头甜……”

  此时,我听到有歌声传来:深山里,梨花飘,战场上,传捷报;姐妹们来慰劳,问一声同志们辛苦了,熬过了今日艰和苦,建立了新中国乐陶陶!

  这是孟良崮战役胜利后,沂水王庄姑娘朱凤兰,慰问战士时唱的歌。六十多年了,这歌声仍在我耳边回响,胜利的歌,是历史的,也连着今天。

更多